安徽百舜律师事务所欢迎您的来访! 咨询热线:0552-8011289/13399524299

蒋麦生与宁波市润金工程建设有限公司、王福臣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发表时间:2020/11/24 16:39:26   浏览:

安徽省怀远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0)皖0321民初810号
原告:蒋麦生,男,1962年4月9日出生,汉族,居民,住湖南省衡阳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友军,安徽百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宁波市润金工程建设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宁海县跃龙衡道兴海中路99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30226780416583F。
法定代表人:胡家春,系该公司总经理。
被告:王福臣,男,1975年1月4日出生,汉族,农民,住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阳明区。
原告蒋麦生与被告宁波市润金工程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润金公司)、王福臣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蒋麦生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友军和被告王福臣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宁波市润金工程建设有限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蒋麦生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两被告连带返还原告工程材料组件押金及合同履约金合计205000元及违约金(违约金按照月利率2%,从2018年8月1日支付至款项还清之日止);2.判令两被告连带支付原告工程款及赔偿款419401元及利息(利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从2018年8月8日支付至款项还清之日止);3.本案诉讼费用由两被告负担。
事实和理由:原告蒋麦生于2017年农历十二月通过朋友洪金平介绍与被告王福臣相识,并于2018年1月30日与被告王福臣、宁波润金公司签订了《户用光伏项目设计施工合同》,双方约定了工程概况、承包内容等相关内容。合同签订后,原告依合同约定于2018年3月7日交纳了工程材料组件押金200000元及合同履约金5000元,其中的200000元通过银行转账形式汇入被告宁波润金公司账户,5000元现金交给被告王福臣。2018年3月8日,原告筹备资金并组织人员进行施工,并于2018年5月4日按照合同要求将怀远县唐集镇胡疃村、华光村、白莲坡镇瓦房村、吴桥村、大朱村等83户光伏板支架安装完毕,后因被告提供的光伏板迟迟不能到位,工程被迫停工。
2018年7月28日,原、被告达成协议,约定被告于2018年7月31日退还原告押金及合同履约金205000元,并约定如被告超期,每天补偿原告500元,被告王福臣向原告书写承诺书并加盖了被告宁波润金公司公章,此后原告未再进场施工。2018年8月7日,原告和两被告就原告所完成的工程量及需支付的劳务费、辅料及误工赔偿进行结算,并达成一致意见,双方自愿签订了书面协议,由被告王福臣签名进行确认,并由其在协议上加盖了被告宁波润金公司公章,双方约定两被告于2018年9月5日前付清原告各项费用419401元,当时未约定利息,双方还协议约定,如发生纠纷,由当地法院即合同履行地法院管辖。因两被告至今没有按协议约定支付原告款项,其行为构成违约,现原告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故诉至法院。
被告王福臣辩称:1.我是怀远户用光伏项目工程的施工人和实际负责人,是挂靠在被告宁波润金公司施工,由被告宁波润金公司向我收取管理费,并授权我刻制其公司合同公章并使用,在工程施工过程中,被告宁波润金公司原法人代表胡家贵曾到施工现场;2.原告诉称其向我方交纳工程材料组件押金及合同履约金合计205000元属实,其中200000元已经转入宁波润金公司账户,5000元由我以现金方式收取,我向原告开具了金额为205000元的收据,也加盖了宁波润金公司公章;3.我方与原告签订了施工合同,约定由原告负责现场测量测绘,但原告一直未提供合格的测量测绘数据,导致提供设备的上海中来股份公司未审核通过工程,未发放光伏板组件给被告,导致工程延误;4.2018年6月12日,上海中来股份公司将44座电站光伏板及组件运抵施工现场,并要求在6月30日前组装完成,因原告的班组需要厂家发放电器、电缆等才能安装组件,无法及时施工,故我将该组装任务交给当时在场的其他具备施工条件的班组进行施工,但原告在施工期间现场多次阻挠施工,要求我退还押金并赔偿其损失,原告主张的赔偿损失及工人误工损失和被告并无关系。在原告的强迫和恐吓下,我向原告出具了承诺书和核算确认单,这是不合理的协议。我出具承诺书后,原告未再进场施工。因原告未按合同要求完成工作内容,并阻止施工,导致工程延误,加之国家政策变化,上海中来股份公司终止了光伏电站建设合同并拒绝接收44座电站;5.若中来公司接收电站,会将相关款项支付给我,由我再支付给原告,现因中来公司的毁约行为,导致我无法得到相应的款项,也无法给付原告款项。综上,我也是本次合同纠纷的受害者,我和被告宁波润金公司不应该给付原告款项,请求法院依法判决
宁波润金公司辩称:1.原告和我公司没有任何的法律关系,系原告和被告王福臣之间发生合同关系,现发生纠纷,原告应当向王福臣主张权利,与我公司并无关系,我公司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2.被告王福臣不是我公司员工,其私刻我公司合同专用章不是我公司的意思表示,且合同专用章系在签订合同时使用,并不能在结算时使用,原告提供的还款承诺书并无我公司公章,所加盖的我公司合同专用章与我公司无关,应由被告王福臣承担责任;3.原告起诉要求返还履约保证金、材料押金的诉讼请求不符合法律规定,应当先诉请解除合同,才能主张返还款项,故原告在本案的诉讼请求应依法予以驳回;4.原告要求按照月利率2%主张返还组件押金违约金的主张无法律依据,主张支付工程款及赔偿款的证据不足。综上,原告和我公司不存在任何法律关系,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对我公司的诉讼请求。
根据原、被告的陈述及原告提供的证据,本院经审理认定以下事实:2018年1月30日,被告宁波润金公司、王福臣作为甲方、原告蒋麦生作为乙方,签订了《户用光伏项目设计施工合同》,由甲方负责提供怀远县所有甲方户用分部式光伏系统项目设计、施工所需主要光伏发电系统设备,由乙方负责户用分布式系统的设备采购、测绘、设计、安装、施工、并网等工程和手续,承包单价为按照户用分布式系统1.18元/瓦。该合同甲方栏由被告王福臣签名,并加盖“宁波市润金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合同专用章”,乙方栏由原告蒋麦生签名。该合同备注载明:“1、甲方暂收乙方合同履约金5000元,2018年3月6日前进场施工,如不按照甲方指定施工计划时间内进场施工,视为乙方违约,合同履约金5000不退。2、组件押金多少乙方施工前结合几个班组共同施工,甲方提前通知”。2018年3月7日,原告蒋麦生向被告宁波润金公司账户转账200000元,给付被告王福臣5000元,当日,两被告向原告出具一张收据,该收据载明:收款金额205000元,收款事由为组件押金,由被告王福臣签名,并加盖“宁波市润金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合同专用章”。
后原告蒋麦生进场实际施工,后因故工程停工。2018年7月25日,两被告就其收取原告的组件押金及合同履行金205000元的返还问题向原告出具承诺书,该承诺书载明:“承诺书浙江宁波润金工程公司与蒋麦生班组光伏安装事宜承诺如下光伏板材料押金205000.00(贰拾万零伍仟)承诺退还时间2018.7.31日前承诺人:王福臣(加盖宁波市润金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合同专用章)备注:退还材料款可扣除借支如甲方超期3天后,每天补偿乙方500元2018.7.25”。
2018年8月7日,两被告就原告实际完成的光伏发电工程量、人员工资等进行结算,两被告向原告出具一份核算确认单,该核算确认单载明:“蒋麦生班组光伏发电工程量及误工赔偿1.工程量83户计255623元2.剩下水泥墩150个3000元(已核实)3.房租2套9000元4.停工费用45天145498元(已核实)5.工人来回车费7280元6.库存材料8000元合计419401元(肆拾壹万玖仟肆佰另壹元)以未核实的后期核实双方协商如协商不成均可当地法院提起诉讼王福臣(加盖宁波市润金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合同专用章)以上2018年9月5日前核实付清”。
庭审中,原告要求变更诉讼请求第一项,原告不再主张违约金,并以其给付两被告组件押金200000元及合同履约金5000元系其从他人按月息2分转借为由,要求两被告按照月利率2%、承担从2018年8月1日起至还清款项的利息。
以上事实,有原告和被告王福臣的陈述及原告提供户用光伏施工合同、押金转账记录、收据、退还押金承诺书、原、被告关于光伏发电工程量及误工赔偿核算确认单等证据材料在卷佐证,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原告蒋麦生对案涉工程进行实际施工,且与被告王福臣、宁波润金公司就工程材料组件押金退还、合同履约金退还、实际工程量等事宜结算进行了相关约定,两被告应当依照约定退还原告相关款项并给付工程款。被告王福臣认可其收到合同履约金5000元,并认可且原告亦举证证明工程材料组件押金200000元已经转入被告宁波润金工程公司账户,故返还责任应当由两被告共同承担。因原、被告对退还的款项并无利息的约定,故对原告要求两被告按照月利率2%承担利息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两被告和原告就原告所实际施工的工程量及因案涉工程产生的各项费用明细进行了结算,并出具了相关手续,两被告应当按照约定支付原告相应款项。双方当事人对欠付工程款项及其他费用并无利息的约定,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当事人对欠付工程价款利息计付标准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理;没有约定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的规定,故对原告关于要求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利息主张,本院予以支持。
被告王福臣在诉讼中,除了其个人陈述受到原告蒋麦生强迫、恐吓而出具承诺书及核算确认单之外,并没有提交支持其辩解主张的相应证据。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的王福臣,理应知晓向他人出具承诺书及核算确认单的法律后果,且自承诺书及核算确认单出具后至本案诉讼时,王福臣并未依法提起申请撤销之诉,故对被告王福臣关于本案的辩解,本院不予采信。
被告宁波润金公司收到了原告通过银行转账给付的工程材料组件押金200000元,其公司又以加盖“宁波市润金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合同专用章”的方式对施工合同、承诺书及核算确认单进行了确认,施工合同显示其公司亦是合同的一方当事人,且核算确认单已经就施工合同的履行进行了结算,并不需以解除合同作为催要工程款的前置程序,被告宁波润金公司对其关于被告王福臣私刻其公司合同专用章辩解又未提供任何证据予以佐证,故对被告宁波润金公司的辩解,本院不予采信。
被告宁波润金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视为其放弃抗辩权利,由此产生的法律后果由其自行承担。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九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王福臣、宁波市润金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共同退还收取原告蒋麦生的工程材料组件押金200000元及合同履约金5000元,合计20500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一次付清;
二、被告王福臣、宁波市润金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共同支付原告蒋麦生工程款及相关赔偿款项419401元及利息(利息自2018年8月8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至款项实际付清之日止),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一次付清。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1080元,减半收取5540元,由原告蒋麦生负担540元,由被告王福臣、宁波市润金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共同负担50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叶小军
二〇二〇年六月十九日
法官助理符广领
书记员刘畅
提示:1、宣判后一方或者双方当事人提出上诉的,应将上诉状提交承办人;
2、判决生效后申请执行的期限为二年。
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六十条第一款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九十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
第九十二条第一款一方当事人在法庭审理中,或者在起诉状、答辩状、代理词等书面材料中,对于己不利的事实明确表示承认的,另一方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