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百舜律师事务所欢迎您的来访! 咨询热线:0552-8011289/13399524299

安徽绿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潘翠侠、王兴正等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发表时间:2020/11/24 17:21:47   浏览:

安徽省蒙城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0)皖1622民初1322号
原告:安徽绿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蒙城县小辛集乡郭湖村西中队,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41622MA2NEDAN51。
法定代表人:李伟,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凤民,安徽百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潘翠侠,女,1964年7月21日出生,汉族,住蚌埠市怀远县。
被告:王兴正,男,1940年9月3日出生,汉族,住蚌埠市怀远县。
被告:崔怀英,女,1945年3月8日出生,汉族,住址同上。
被告:王芹,女,1987年2月14日出生,汉族,住杭州市余杭区。
被告:**,女,1989年4月6日出生,汉族,住蚌埠市怀远县。
被告:王海艳,女,1991年8月10日出生,汉族,住蚌埠市怀远县。
六被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朱刚,安徽卞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安徽绿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阳公司)与被告潘翠侠、王兴正、崔怀英、王芹、**、王海艳确认劳动关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20年4月2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绿阳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伟及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凤民,被告潘翠侠、王芹、**、王海艳及六被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朱刚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绿阳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依法判决确认死者**生前与原告之间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9年3月17日,被告的亲属**在原告发包给陈伟的工程项目工地干活结束后,因病身体不适,经抢救无效死亡。被告向蒙城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要求仲裁确认死者**生前和原告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蒙城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蒙劳人仲字[2019]第65号”仲裁裁决书裁决**生前和原告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原告认为该仲裁裁决书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裁决错误,显失公正。理由如下:一、仲裁裁决书认定事实错误。仲裁裁决书认定原告因拆建大棚,通过陈伟联系到**等人,由陈伟用车将上述人员从怀远县送到原告处,由原告安排**等人吃住,按平方米计算报酬,原告派人在现场指挥施工。在施工过程中,**于2019年3月17日下午,突发疾病死亡。仲裁裁决认定的上述事实完全错误。事实是:原告并没有通过陈伟联系**等人,原告因拆建大棚,将该工程发包给陈伟施工,原告和陈伟之间系工程承包关系。陈伟在承接原告的工程后,陈伟承包后又将该工程转包给高富兵。高富兵便带领**等常年专门从事拆建大棚的人进行施工,工程款也按原告和陈伟约定的按每平方16元计算。原告和**等人之间不存在任何关系,原告也不存在派人现场指挥施工,工程款也由原告直接支付给承包人陈伟,**等人的报酬均与原告无关。仲裁裁决认定的事实完全违背客观事实。二、裁决仲裁适用法律错误。由于仲裁裁决认定事实错误,必然导致适用法律的错误。**生前是常年跟随高富兵承包拆建大棚的工程。**生前不是原告通过陈伟联系到原告处工作,原告的经营业务也不是拆建大棚。原告只是将公司的大棚工程发包给陈伟施工,原告与陈伟之间系发包与承包关系,和**之间不存在任何关系,陈伟组织哪些人施工与原告无关,**等人的报酬也与原告无关,原告按照与陈伟的约定支付给陈伟工程款,原告更没有管理**等人施工,原告也没有派人对施工指挥。因此,根据法律规定,原告与**生前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仲裁裁决确认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适用法律完全错误,裁决错误,显失公正。综上,原告与**生前并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为此,特依法起诉,请法院依法判决,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确认死者**生前与原告之间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
潘翠侠、王兴正、崔怀英、王芹、**、王海艳辩称:1、请法庭核实原告的起诉时间是否是收到裁决书的15日之内,如果超出15日,该裁决书已经生效。2、原告诉状称与事实不符,陈伟本人并不是承包人,并没有从事承包工作和大棚的改建工作,其实际上是受公司委托,向社会招聘劳动者的身份。劳动关系建立在绿阳公司和**之间,陈伟获得的是工资劳务费,实际上是招聘中介的费用。3、**等人在公司所在地工作,其食宿均由公司提供,并接受公司指派冯守玉的指挥管理,从事公司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5、原告诉状中所称的大棚并非普通的蔬菜的大棚,而是高度为5米以上的建筑,总面积1200平方米,作为该公司生产车间或储备仓库,实际上为厂房。此厂房的建造,从勘察设计到具体施工都需要具有资质的单位负责,在施工的过程中应配备安全员,并设置安全措施,以防止生产事故的发生,但是**等人并没有资质。公司安排**等人劳动过程中任意加班加点,每天工作在12小时以上,违反了每天8小时的工作制度,致使**过劳死亡。陈伟承包的纸质合同是在**死亡之后,陈伟与绿阳公司之间为推卸责任而形成。
经审理查明事实如下:绿阳公司(甲方)与陈伟(乙方)于2019年3月14日签订了合同书,合同约定:此有甲方在蒙城县小辛集乡郭湖村有3个蔬菜大棚(约1200平方)需要转移,经过甲乙双方沟通后按每平方16元的价格承包给乙方,在搭建过程中乙方工作人员的人身安全由乙方承担,费用由甲方统一支付给乙方陈伟(不是工人),工人有乙方安排统一管理,甲方不能管理乙方工人,在拆装蔬菜大棚期间如果有需要添加绳子等等由乙方提供,结账时甲方按市场价支付给乙方。陈伟后将该工程以每平方12元转包给高福兵,由高福兵联系**等工人,陈伟用车接送工人至绿阳公司处工作。2019年3月17日16时47分,**在劳动过程中突然倒地昏迷,120到达现场后宣布死亡。王兴正、崔怀英系**的父母,潘翠侠系**的配偶,王芹、**、王海艳系**的子女。
2019年10月12日,经蒙劳人仲字(2019)第65号仲裁裁决书裁决如下:**生前与绿阳公司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绿阳公司于2019年11月11日签收,并于当日向本院提起诉讼。
以上事实,有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合同书、工程款支付依据、证人证言等及当事人陈述相互佐证,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问题是**生前与绿阳公司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十六条、以及参照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发布《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一条、第二条的规定,劳动关系的实质系用工单位的用工意愿与劳动者的劳动意愿相互结合而形成的权利义务关系。在劳动关系中,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之间存在劳动管理与被管理的从属关系。本案中,绿阳公司将拆建蔬菜大棚工程发包给陈伟,陈伟又将该工程转包给高福兵,**在劳动过程中突然倒地昏迷死亡是事实,但被告未提供**与绿阳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的书面劳动合同,从庭审证人证言中可以看出工资的标准、支付情况系与他人协商,与绿阳公司之间没有协商合意。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第一款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单位的,人民法院应予以支持:……(四)用工单位违反法律、法规将承包业务转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聘用的职工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用工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从上述规定看出,该“用工主体责任”规定,并非确认劳动关系成立的法律依据,而是对劳动者的特殊保护。故绿阳公司主张与**生前不存在劳动关系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安徽绿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与**生前不存在劳动关系。
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5元,由潘翠侠、王兴正、崔怀英、王芹、**、王海艳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黄淑云
二〇二〇年五月十三日
书记员  白燕妮
附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
第十六条劳动合同是劳动者与用人单位确立劳动关系、明确双方权利和义务的协议。建立劳动关系应当订立劳动合同。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三条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单位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一)职工与两个或两个以上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工伤事故发生时,职工为之工作的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
(二)劳务派遣单位派遣的职工在用工单位工作期间因工伤亡的,派遣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
(三)单位指派到其他单位工作的职工因工伤亡的,指派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
(四)用工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聘用的职工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用工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
(五)个人挂靠其他单位对外经营,其聘用的人员因工伤亡的,被挂靠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
前款第(四)、(五)项明确的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承担赔偿责任或者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从工伤保险基金支付工伤保险待遇后,有权向相关组织、单位和个人追偿。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
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九十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在做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