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百舜律师事务所欢迎您的来访! 咨询热线:0552-8011289/13399524299

葛某、张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发表时间:2020/11/23 16:25:26   浏览:

安徽省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皖03民终1856

上诉人(原审被告):葛某,男,1969918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安徽省怀远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泳,安徽百舜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卫,安徽百舜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某,女,196945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安徽省怀远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培近,怀远县榴城镇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上诉人葛某因与被上诉人张某离婚后财产分割纠纷一案,不服安徽省怀远县人民法院(2019)皖0321民初107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8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葛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吴泳、刘卫、被上诉人张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培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葛某上诉请求: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驳回张某的诉讼请求,并由张某承担一、二审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12018517日双方办理离婚登记时约定:“婚后男女双方共同财产归男方所有,男方在办理离婚手续时一次性支付女方肆拾万元整(¥:400000.00)”是事实,但当时双方对该协议进行口头变更,葛某放弃对张某侄子80万元的债权归张某所有,且双方的两个儿子可证明张某违背后来口头协议反悔起诉葛某要40万元的直接原因是张某向其侄子张春要款不能。2、鉴于本案双方当事人争议较大,为充分和进一步查清本案的事实,张某作为必须到庭的当事人应当到庭接受法庭询问和葛某的质询。

张某辩称,1、葛某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双方签署离婚协议后葛某未能及时履行给付义务,张某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不违反法律规定;2、葛某上诉称张某应到庭接受质询,本案不属于法律规定的当事人必须出庭的案件,不出庭参与诉讼不能认定其回避事实真相,也不能认定为原审法院程序违法;3、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得当,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葛某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张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葛某履行协议,立即给付张某400000元,并由葛某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年张某与葛某相识并结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二人共同出资在上海建造了二层楼房一处,后经加盖,现为三间三层,面积约400平方米(无产权证)。后又共同出资700000元购买了商铺一间。20182月,原被告以710000元的价格将该商铺售出,201852日,张某将其中的600000元转至葛某账户内。2018517日,张某与葛某在怀远县民政局协议离婚。离婚协议第二条财产分割及债权、债务处理问题约定:“婚后男女双方共同财产归男方所有,男方在办理离婚手续时一次性支付女方肆拾万元整(¥:400000.00)。”其后至今,葛某未向张某支付过钱款。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当事人张某与葛某均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双方依自己真实意思表示就离婚及离婚后财产分割、债权债务处理等事宜所订立的离婚协议,在无相反证据推翻的情况下,应认定为合法、有效,双方均应遵照履行。双方于2018517日签订的《离婚协议书中》明确约定葛某给付张某400000元的时间点是“办理离婚手续时”,而葛某与张某关于由张某将出售商铺所得600000元转至葛某账户及对张某侄子的债权由张某享有等项事的约定及600000元的给付均发生在2018517日之前,葛某关于“对张某侄子的债权归张某享有即视为其已经履行了《离婚协议书》约定的400000元给付义务的主张,因并未在协议上得到体现,葛某也未提供其他证据加以证实,对该辩解不予采信。另外,从庭审查明的事实可知,原被告在《离婚协议书》中约定的“归男方所有”的“共同财产”为双方共同出资建造的位于上海市的楼房一套,根据上下文意思,葛某给付的400000元应为该财产中张某应得部分的对价。葛某主张的张某隐瞒财产及共同债权未分割等问题,因与本案不是同一法律关系,一审法院在此不作处理,葛某可另案主张权利。综上所述,张某要求葛某给付依《离婚协议书》确定的400000元有事实及法律依据,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一百零七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判决:被告葛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张某400000元。案件受理费1250元,减半收取625元,由葛某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举证和质证。葛某提交如下证据:12019614日葛某的妹妹和张某手机通话录音光盘及文字材料,证明张某认可其侄子张春欠双方不低于80万元的借款,债权由张某享有,葛某不再支付离婚协议中约定的40万元;2、户口本的复印件及书面证言,证明双方婚生子认可上述录音光盘证明的内容。张某质证意见为:针对证据一,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不是双方当事人之间的通话记录,按照葛某的陈述是在一审判决后出现的,具体内容也反映不出张某认可的事实;针对证据二,户口本复印件无异议,对于书面证言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不属于新的证据,证人也未到庭接受法庭和当事人的询问,证人证言具有一定的倾向性,不能予以采信。经审查,证据一中仅提及案外人欠双方当事人钱款之事,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证据二中户口本真实合法,但书面证言不符合证人证言需证人出庭作证的要求,本院不予确认。一审法院查明事实清楚,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结合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审判决葛某给付张某400000元有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根据二审认定的案件事实和相关法律规定,综合分析评判如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八条规定:“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离婚就财产分割达成的协议,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因履行上述财产分割协议发生纠纷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第九条第一款规定:“男女双方协议离婚后一年内就财产分割问题反悔,请求变更或者撤销财产分割协议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本案中,张某一审提交的离婚协议书,能够证明张某与葛某于2018517日在怀远县民政局协议离婚时签订了离婚协议,离婚协议第二条财产分割及债权、债务处理问题约定:“婚后男女双方共同财产归男方所有,男方在办理离婚手续时一次性支付女方肆拾万元整(¥:400000.00)”,其后至今葛某未向张某支付过钱款,二审庭审中,葛某对上述事实亦无异议,同时陈述在离婚协议签订后一年内,葛某并未主张离婚协议关于财产方面的约定需要变更而提起诉讼。现葛某上诉认为当时双方对该离婚协议进行了口头变更,张某对此不予认可,葛某亦未提供证据加以证明,其该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另,《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二条规定:“离婚案件有诉讼代理人的,本人除不能表达意思的以外,仍应出庭;确因特殊情况无法出庭的,必须向人民法院提交书面意见。”本案系离婚后财产分割纠纷,葛某上诉认为张某系必须到庭的当事人,于法无据,该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葛某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7300元,由葛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汪润洲

审判员  庞 玲

审判员  李 艳

二〇一九年十月十五日

法官助理房鑫

书记员刘姗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