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百舜律师事务所欢迎您的来访! 咨询热线:0552-8011289/13399524299

史某唐某寻衅滋事强迫交易敲诈勒索二审刑事裁定书

发表时间:2020/11/23 16:36:16   浏览:

安徽省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9)皖03刑终239号
抗诉机关安徽省怀远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史春文,男,1969年8月14日出生于安徽省怀远县,汉族,小学文化,务农,住怀远县。2018年7月5日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被怀远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10日被怀远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当日被怀远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怀远县看守所。
辩护人邹浩,安徽卞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邓丽,安徽卞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唐元洪,男,1971年8月29日出生于安徽省怀远县,汉族,初中文化,务农,住怀远县。2014年因犯开设赌场罪被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2018年7月17日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被怀远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10日被怀远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当日被怀远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怀远县看守所。
辩护人崔怀远,安徽百舜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陆忠,男,1971年6月4日出生于安徽省怀远县,汉族,初中文化,务农,住怀远县。2018年7月17日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被怀远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10日被怀远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当日被怀远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怀远县看守所。
辩护人吴玉松,安徽百舜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李现荣,男,1965年8月29日出生于安徽省怀远县,汉族,文盲,务农,住怀远县。2018年7月13日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被怀远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10日被怀远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当日被怀远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怀远县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陆永堂,男,1955年3月4日出生于安徽省怀远县,汉族,文盲,务农,住怀远县。2018年7月13日、11月7日,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分别被怀远县公安局、怀远县检察院取保候审,同年11月16日被怀远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2019年3月4日经怀远县人民法院决定逮捕,次日,被怀远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怀远县看守所。
安徽省怀远县人民法院审理安徽省怀远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史春文犯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原审被告人唐元洪犯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原审被告人陆忠犯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原审被告人李现荣、陆永堂犯寻衅滋事罪一案,于2019年2月27日作出(2018)皖0321刑初751号刑事判决。宣判后,怀远县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原审被告人史春文、唐元洪、陆忠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蚌埠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张某1出庭支持抗诉,上诉人史春文及其辩护人邹浩、邓丽,上诉人唐元洪及其辩护人崔怀远,上诉人陆忠及其辩护人吴玉松,原审被告人李现荣、陆永堂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13年6月,怀远县方城新型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窑厂)成立,朱某1为窑厂法定代表人。窑厂成立时,股东朱某1、何某与被告人陆忠约定:陆忠持10%股份,每年分红20万元。同年,被告人陆忠与其前妻赵某1离婚,二人协议:陆忠持有的窑厂股份归赵某1所有。2013年11月13日,窑厂股东大会研究并经全体股东一致同意:赵某1拥有窑厂股份,每年分红20万元,不参加经营与管理,债权债务与赵某1无关。
2013年7月20日,经张某2、被告人史春文介绍,蚌埠市鸿源钢构金属材料供应站张某3与何某签订承接窑厂钢构大棚工程合同。工程结束并经结算,窑厂尚欠30万余元钢构工程款。张某3、张某2联系被告人史春文向窑厂原股东何某、朱某1催要下欠钢构工程款。期间,窑厂因欠被告人陆永堂3万元工资,向其开具3万元砖票用于抵付,后何某以个人名义将砖票从陆永堂处借走。何某以个人名义向李现荣借款1万元,双方对该款是否归还存在争议。
2016年3月,何某与朱某1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将其窑厂股份转让给朱某1。2017年3月,经被告人陆忠介绍,朱某1将窑厂承包给路某,承包期三年,每年承包费30万元。
2014年以来,被告人史春文以与窑厂有纠纷、为他人索要钢构尾款为由,被告人唐元洪为强揽窑厂砖坯业务,被告人陆忠以向窑厂索要承包费为由,被告人李现荣、陆永堂以索要窑厂原股东的欠款为由,单独或共同多次采取暴力、威胁、滋扰等手段围堵窑厂,阻碍窑厂正常生产经营,实施寻衅滋事、强迫交易、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行为,在当地形成威慑势力,严重扰乱经济、社会生产秩序,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形成恶势力犯罪团伙。具体犯罪事实如下:
一、寻衅滋事犯罪事实:
(一)2014年至2015年期间,被告人史春文以与窑厂有纠纷为由,多次阻碍送煤矸石的货车进厂、卸货,强行向货车司机李某1索要钱财。期间,被告人史春文还殴打过李某1,并持铁棍砸其货车。
上述事实,有以下证据证实:
1、证人证言
(1)证人李某1证言:何某退股前,我每次去窑厂送煤矸石时,史春文都找我麻烦。史春文说他与窑厂有纠纷,不允许我开车进厂、卸货,还扬言打人砸车,有时还说卸货可以,要给他几百元钱。他至少问我要过两次钱,我没给,收料的李某2看到过他向我要钱。2014年7月的一天,他不让我卸货,我继续卸,他打我几拳,用铁棍砸我车。
(2)证人李某2证言:我以前在窑厂负责收料。约在2014年,史春文只要看到李某1送煤矸石,要么阻碍他开车进厂,要么阻碍他卸货,说如李某1卸货就打人砸车,还向李某1每车要三百元。他打过李某1,砸过李某1车。
2、被告人供述与辩解
(3)被告人史春文供述与辩解:2014年至2015年期间,我因和窑厂有土地纠纷,才不让货车司机卸货。我没和他们打架,没拿铁棍砸货车。
(二)2015年3月,被告人史春文以与窑厂有土地纠纷及窑厂未让其承包送煤矸石业务为由,用绳子拦窑厂大门,用小货车堵窑厂内道路,阻碍窑厂正常生产。
上述事实,有以下证据证实:
1、书证
(1)协议书及史春文、何某、朱某1、朱保井、何华忠、陆忠、赵朝贵、史春阳、王绪友等人陈述材料,证实被告人史春文以与窑厂有土地纠纷为由,用绳子拦窑厂大门,用小货车堵窑厂内道路,受邀约到场的朱保井等人将史春文货车推翻致损、殴打史春文父母,后双方达成协议等情况。
2、证人证言
(2)证人李某2证言:史春文多次用车、拉绳的方式堵窑厂。
3、被告人供述与辩解
(3)被告人史春文供述与辩解:2015年3月,我因与窑厂有土地纠纷,把小货车放置在窑厂内道路上,未用绳拦窑厂大门。
(三)2017年下半年至2018年年初,被告人史春文以为他人索要钢构尾款为由,被告人唐元洪为达到强揽窑厂砖坯业务的目的,被告人陆忠以向窑厂索要承包费为由,被告人李现荣、陆永堂以索要窑厂原股东的欠款为由,共谋并多次围堵窑厂,阻碍窑厂正常生产,经公安机关多次处理后,仍继续实施寻衅滋事犯罪行为。
2018年1月29日,由窑厂法定代表人朱某1出资经路某向被告人史春文支付2万元,向被告人李现荣支付5千元,向被告人陆永堂支付1万元。史春文索要的2万元未交还张某3。
2018年6月,被告人史春文以为他人索要钢构尾款为由,被告人李现荣、陆永堂以索要窑厂原股东的欠款为由,与被告人唐元洪共谋并多次围堵窑厂,阻碍窑厂的正常生产,经公安机关多次处理后,仍继续实施寻衅滋事犯罪行为。
上述事实,有以下证据证实:
1、书证
(1)营业执照:证实窑厂于2013年6月21日登记设立为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朱某1,经营期限为2013年6月21日至2033年6月30日。
(2)建筑劳务作业承包合同及所附工程结算清单:证实2013年7月20日,蚌埠市鸿源钢构金属材料供应站承接窑厂钢构大棚工程,并签订合同;工程总价款为732842元。
(3)关于赵某1股份分红的决定书:证实2013年11月13日,窑厂经股东大会研究决定:赵某1持窑厂股份60万元,不参与窑厂的经营与管理,每年固定分红20万元整,经营期间的债权、债务与其无关,因公司经营不善造成停产、停工仍需付赵某1分红等事实。
(4)股份转让协议及所附债务清单:证实2016年3月24日,何某与朱某1签订股份转让协议,何某将其在窑厂的股份及相关债务转让给朱某1等事实。
(5)窑厂租赁合同附设备清单:证实2017年3月19日,被害人路某与朱某1签订承包窑厂的租赁合同,租赁期三年,租赁费每年30万元等事实。
(6)领条:证实2018年1月29日,被告人史春文从窑厂领取2万元并载明钢构尾款,被告人李现荣代陆永堂从窑厂领取1万元,被告人李现荣从窑厂领取5千元并载明原何某欠款的1万元。
(7)接警详情单及情况说明:证实怀远白莲坡派出所分别于2017年8月12日、2018年6月3日至5日、7月4日多次接报警称史春文等人堵窑厂,闹事;自2017年下半年至2018年6月份,派出所民警多次出警至现场,发现史春文等人以窑厂老板朱某1欠钱为由阻碍窑厂正常生产,并多次对史春文等人进行法律宣传和劝阻。
2、证人证言
(8)证人朱某1证言:2013年,我和何某、陆忠共同设立窑厂,共同约定:陆忠占10%股份,不承担任何债务。后何某将股份转让给我。2017年,经陆忠介绍,我与路某签订承包合同,将窑厂承包给路某,承包期三年,承包费每年30万元。签订合同时,陆忠未提及承包费事宜。2017年下半年,路某多次打电话给我说陆忠带史春文、李现荣、陆永堂、唐元洪以窑厂欠钱为由堵窑厂,逼我去处理。他们到窑厂闹事十多次,陆忠为多要承包费,史春文为要钢构尾款,陆永堂和李现荣讲窑厂欠他们钱。建窑厂时,承接窑厂钢构工程的人是史春文介绍来的,工程结束后,窑厂未结清工程款,但该欠款与史春文无关。窑厂原来是欠陆永堂工资,但我已开具等额砖票予以抵付,后该砖票被何某以个人名义借走。李现荣称何某向其借过钱,何某讲不欠李现荣钱,他们之间没有借贷手续。陆永堂和李现荣是与何某个人之间的事,与窑厂无关。唐元洪来堵窑厂就更没有道理了。听讲史春文带人站在窑厂路上不让工人干活,说“不给钱,就不让厂里干活”,有时以停电、停机器的方式阻碍窑厂生产。2018年春节,为窑厂顺利生产,我被迫支付陆永堂1万元、李现荣5千元,史春文2万元。2018年6月4日的那几天,史春文、李现荣、陆永堂三人又到窑厂闹事。
(9)证人周某1证言:2017年3月,我和路某承包窑厂,承包期三年,承包费每年30万元。2018年6月1日至4日每天的上下午,史春文到窑厂说不还钢构尾款窑厂就不能生产,李现荣和陆永堂跟着附和,他们站在窑厂路上阻碍砖坯车进窑,他们每次堵2小时左右,其中6月4日,窑厂一整天没烧砖。我和路某三次报警,警察出警后教育并告知史春文等人不能阻碍窑厂正常工作。6月5日,我听路某说史春文又带人堵窑厂。
(10)证人何某证言:2013年,我和朱某1、陆忠建窑厂,约定:陆忠占10%股份,不参与经营,每年分红20万元。后陆忠将股份转给其前妻赵某1。我退股时,将债务转给朱某1,朱某1占90%股份,赵某1占10%股份,陆忠和赵某1不承担窑厂债务。窑厂原欠陆永堂3万元工资,窑厂开等额砖票抵付他的工资,我借了他的砖票并出具借条。我曾借李现荣1万元,但已归还。建窑厂时,经史春文介绍,张某3承建窑厂钢构大棚工程,我和张某3签订合同。我欠张某3工程款,但与史春文无关。窑厂经营起来后,史春文不断来闹事。
(11)证人赵某1证言:2013年,陆忠、何某、朱某1共同建窑厂,陆忠占10%股份,我和陆忠离婚时协议他的窑厂股份归我所有。我和朱某1、何某约定我不参与经营窑厂,每年分红20万。我口头委托陆忠去窑厂要承包费,后经中间人调解,朱某1每年给8万元,陆忠领的钱。
(12)证人赵某2证言:何某和朱某1投资建窑厂,陆忠占10%股份。朱某1和何某与陆忠约定,无论窑厂盈亏,每年给陆忠20万元。后何某将窑厂股份和370万债务转让给朱某1,两人没让陆忠承担债务。2017年,陆忠介绍路某承包窑厂。2017下半年,窑厂走上正轨后,陆忠提出要20万元承包费,朱某1不愿给。其所证内容与证人陆某1证言相印证。
(13)证人张某2证言:经我和史春文介绍,何某与张某3签订窑厂钢构工程合同,工程结束后,工程款未结清。2015年底前,何某给过我和史春文钢构工程款,史春文接钱后会告诉我。张某3有时让我向何某催款,有时让史春文催款。2017年,我联系过史春文让他和朱某1、何某商量还钢构钱。我不知道史春文要回来2万元。其证言与证人张某3证言相印证。
(14)证人周某2证言:张某3和张某2不知道史春文要回2万元。
(15)证人潘某证言:2018年6月4日,史春文和其他两三人阻拦窑厂的运砖坯车进窑洞,窑厂停产一整天。
(16)证人唐某1证言:2018年春节前,史春文、唐元洪、陆忠、陆永堂和李现荣说窑厂欠其钱,以站在窑厂运砖坯路上阻碍工人干活的方式堵窑厂,至少五六次。警察走后他们仍堵窑厂。
(17)证人张某4证言:2018年春节前,史春文、李现荣和陆永堂几人以要账的名义多次堵窑厂,阻碍窑厂正常生产,唐元洪每次跟在他们后面。2018年6月,史春文、陆永堂和李现荣站在窑口阻碍运砖坯车进窑,连续堵二三天。期间,警察出警很多次,并劝他们到法院起诉要钱。
(18)证人顾某证言:2018年6月3日、6月4日,史春文带几人阻拦运砖坯车进窑洞,还讲不给钱不让干活,致窑厂一整天没烧砖。警察出警劝说了他们。
(19)证人江某证言:我在窑厂负责出砖。2017下半年到2018年6月,史春文、陆永堂、李现荣三人经常站在窑口,阻碍砖坯车进窑,阻挠工人上班,致窑厂无法生产。警察出警不低于四次。所证内容得到证人陆某2证言的印证。
(20)证人王某证言:2017下半年,史春文、唐元洪和另外两人以站在窑厂路上阻碍运砖车通行的方式堵窑厂。2018年6月,史春文带人堵窑厂三四次,其中一次致窑厂停工一整天。
(21)证人唐某2证言:我听讲史春文几人经常捣乱致窑厂倒窑,警察多次出警。
(22)证人唐某3证言:因窑厂欠我工资和运费钱,史春文因帮别人要钢构钱,我和他阻拦过运砖车进窑。
(23)证人史某证言:2018年5、6月的一天,史春文、唐元洪、陆永堂在李现荣家,商量第二天去堵窑厂要钱。其证言与证人朱某2证言相印证。
3、被害人陈述
(24)被害人路某陈述:陆忠前妻占窑厂10%股份。2017年3月,经陆忠介绍,我承包窑厂,承包期3年,每年承包费30万元。为感谢陆忠,我让他管理窑厂,每月支付他4000元。2017年的一天,陆忠不让我将30万元承包费给朱某1,要求给他,我不同意。后他问我要20万元承包费,并说朱某1不给他他就问我要。第二天早上,陆忠以窑厂领导的身份在微信群通知工人不要上班。我报警,但他不听警察的劝阻。后来,他又停窑厂,还威胁我讲:“你至少给我5万块钱,不然我看你窑厂干吧”。陆忠还鼓动史春文一起堵窑厂,2017年下半年,史春文借窑厂欠钢构钱的理由带李现荣、陆永堂等人以要账名义到窑厂阻碍窑厂生产。因陆忠和史春文堵窑厂,致窑厂停工2个月左右,警察多次出警。2017年底,朱某1支付他们每人一部分钱,窑厂才恢复生产。2018年6月1日至4日每天的上下午,史春文带李现荣和陆永堂站在窑厂路上阻碍砖坯车进窑,他们每次堵2小时左右,其中6月4日,窑厂一整天没能烧砖。我和周某1三次报警,警察出警教育他们要按照法律途径找欠钱的人要钱,不能阻碍窑厂正常生产。6月5日,史春文又带人堵窑厂。
4、被告人供述与辩解
(25)被告人史春文供述与辩解:2013年,经我和张毛蛋(张明勇)介绍,蚌埠市鸿源钢构金属材料供应站承建窑厂钢构大棚工程,工程总价732842元,已付42.5万元,下欠307842元,张毛蛋找我向朱某1要钱。陆忠在窑厂有何某和朱某1之前承诺给他的暗股,2017年底,他为要股份钱找过我两次说一起去窑厂要欠的钱。我、陆忠、李现荣、陆永堂、唐元洪去窑厂没要到钱后,我们就开始堵窑厂,不让窑厂干活,派出所几次出警。我为要钢构工程尾款,李现荣和陆永堂为要窑厂原股东何某欠他们的钱,我是后来知道唐元洪是为承包窑厂砖坯活和我们一起堵窑厂,我们一起以站在窑口不让工人干活的方式堵窑厂,前后有七八天。当时,窑厂已承包给路某,我们堵窑厂是为了逼朱某1出面还钱。2018年春节后,朱某1给我、李现荣和陆永堂每人一部分钱,我要来的2万元还没给张某2。
2018年6月,我和陆永堂、唐元洪在李现荣家商议堵窑厂,第二天,我和陆永堂先到窑厂,唐元洪打电话通知李现荣到窑厂。我和陆永堂、李现荣以拦窑厂工人、阻碍砖坯车进窑的方式堵窑厂三四次。警察每次都劝我们去法院起诉要钱。
(26)被告人唐元洪供述与辩解:2017下半年到2018年初,史春文为从窑厂搞好处,讲窑厂少他钢构钱,李现荣和陆永堂为要何某欠的账,陆忠为要承包费,去堵过很多次窑厂以逼朱某1出面还钱,我为承包窑厂砖坯活每次跟在他们后面,利用他们对路某施加压力达到我的目的。我于2018年3月份承包了窑厂砖坯活。2018年5、6月份的一天,我去李现荣家,陆永堂、史春文也在,史春文讲要堵窑厂,我叫他们快下班时去堵。第二天九点半以后,史春文、李现荣和陆永堂来堵窑厂,窑厂停工,派出所出警。6月4日,史春文等人堵一整天。6月5日,史春文和唐某3又堵了窑厂一次。
(27)被告人陆忠供述与辩解:窑厂有我10%股份,经我介绍,路某承包了窑厂,他雇我在窑厂负责管理工作。签合同时,我对路某说窑厂有我10%股份,到年底(支付朱某1的承包费中)剩5万元时告诉我,我和朱某1算账。2017年底,路某说钱被朱某1全部拿走。我生气,我帮路某很多忙,他却把我甩掉,我要给他点颜色看看。为要承包费,我找史春文、李现荣、陆永堂去堵窑厂,他们是想借给路某压力让朱某1出面还钱。他们堵窑厂好多次,警察多次出警。后朱某1支付史春文2万元、李现荣5千元、陆永堂1万元。
2018年6月初,史春文、陆永堂和李现荣又堵窑厂。派出所出警5次。
(28)被告人李现荣供述与辩解:窑厂以前老板何某以个人名义借我12000元。陆忠知道何某欠我和陆永堂钱,鼓动我们去堵窑厂要账。2017下半年的一天傍晚,陆忠将唐元洪、史春文、陆永堂找到我家,陆忠说第二天让窑厂停工,把钱要回来。第二天,我们去堵窑厂,警察出警。陆忠鼓动我们堵窑厂在三次以上,我们每次站在窑厂路上堵运砖坯车辆,史春文还说事情处理不好都不要干活。我和陆永堂站在路上,唐元洪站在我们后面基本不讲话,他出主意说把砖坯机子停掉干不了活,朱某1就会出来。唐元洪的目的是承包窑厂砖坯活,陆忠为要承包费,史春文为搞窑厂钱,去要与他无关的钢构钱,我和陆永堂是要何某欠我们的钱。2018年春节,朱某1给我5000元。2018年6月份的一天,唐元洪、史春文、陆永堂到我家,唐元洪说一起去堵窑厂路。第二天上午,唐元洪打电话让我过去,我和史春文、陆永堂三人堵的。2017下半年到2018年6月份,我们堵过五六次。警察出警告诉我们不能这样要钱。
(29)被告人陆永堂供述与辩解:窑厂因欠我3万元工资给我开了等额砖票,何某将砖票借走并给我出具借据,后何某把窑厂股份转让给朱某1。2017年,唐元洪、史春文和我在李现荣家商议怎么找朱某1要账,我们为要账堵过窑厂。2018年春节,我拿到1万元,是朱某1支付的。2018年5月份,唐元洪、史春文和我在李现荣家商议让朱某1还钱,6月份的两天,我和史春文、李现荣去堵窑厂,阻碍窑厂工人干活。派出所每次都出警。
(四)2018年上半年,被告人史春文未经开票交费,且在窑厂承包人路某不知情的情况下,强行将窑厂三万余块砖拉回家使用。
上述事实,有以下证据证实:
1、证人证言
(1)证人李现荣证言:2017下半年至2018年初,史春文伙同陆忠、唐元洪、李现荣、陆永堂共谋并多次围堵窑厂,阻碍窑厂正常生产经营,公安机关出警处理。该证言与证人陆忠、唐元洪、陆永堂、朱某1、何某、唐某1、张某4、江某、陆某2、王某、唐某2证言、被害人路某陈述、被告人史春文供述相印证。
(2)证人潘某证言:我在窑厂负责发砖,见到会计开的砖票后才发砖。2018年4或5月的18日,史春文找到我说家里盖房子,要拉砖,等有钱再付(砖钱),我说必须经窑厂领导同意。但他在未经领导同意的情况下,拉走166定砖,每定200块,共33200块。
(3)证人唐元洪证言:史春文自己盖房子用的窑厂砖,没给钱。
(4)证人江某证言:史春文从窑厂拉三万多块砖用于自家建房。
2、被害人陈述
(6)被害人路某陈述:如果我不满足史春文的条件,他就以要钢构钱为由,带着陆永堂、李现荣等人堵窑厂,不让我生产。史春文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和负责发砖的潘某说家里盖房子需要砖,强行拉33200块砖,价值14276元。
3、被告人供述与辩解
(7)被告人史春文供述与辩解:正常情况下,到窑厂买砖需要先交钱开票再排队拉砖。我因盖房子拉砖时先点数了,但没开票。我拉170定砖,被潘某拉回45定。
二、强迫交易犯罪事实
(一)2017年下半年至2018年初,被告人唐元洪为强揽窑厂砖坯业务,采用与史春文、陆忠、李现荣、陆永堂共同堵窑厂、言语威胁的方式对窑厂承包人路某施压。2018年3月,被害人路某被迫将窑厂砖坯业务发包给唐元洪,被告人唐元洪获利约68000余元。
上述事实,有以下证据证实:
1、书证
(1)利润清单,证实被告人唐元洪承包砖坯工作期间营利情况。
2、证人证言
(2)证人李现荣证言:2017下半年至2018年初,唐元洪伙同史春文、陆忠、李现荣、陆永堂共谋并多次围堵窑厂,阻碍窑厂正常生产,公安机关出警处理。该证言与证人史春文、陆忠、陆永堂、朱某1、何某、唐某1、张某4、江某、陆某2、王某、唐某2证言、被害人路某陈述、被告人唐元洪供述相印证。
(3)证人朱某1证言:唐元洪让我找路某将窑厂砖坯活承包给他,还讲如果路某不让他干,他就把地收回,叫窑厂干不成。因唐元洪没干过这活,且如路某自己干每月可少支出一两万元,所以他不同意,但他害怕唐元洪耽误窑厂正常生产。2018年3月,他将砖坯工作承包给唐元洪。
(4)证人陆忠证言:我听讲在史春文、李现荣、陆永堂堵窑厂的那段时间,唐元洪找过路某,讲他能摆平史春文等人闹事的事,我估计唐元洪拿这个事作为承包砖坯活的筹码。
(5)证人唐某2证言:2018春节,唐元洪想承包窑厂砖坯活,先后找我和朱某1做路某工作。唐元洪不懂砖坯活,如承包给别人路某也少赚十几万元,所以路某及合伙人开始不同意承包给他。但最后路某还是将砖坯活承包给唐元洪了。
(6)证人唐某1证言:唐元洪承包窑厂的砖坯活后,厂里每月还贴临工钱。如不贴,唐元洪就停机子,窑厂无法生产。其证言与证人肖某、张某4证言相印证。
(7)证人陆某2证言:2018年初,唐元洪承包了窑厂砖坯活。其证言与证人王某证言相印证。
3、被害人陈述
(8)被害人路某陈述:唐元洪想承包窑厂砖坯活,因他不懂这活,我不同意,他就跟在史春文等人后面堵窑厂,给我压力。唐元洪还找过唐某2、朱某1做我工作,他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同意,他就让窑厂干不下去。陆忠也劝我说如果不给他干,出点事得不偿失,我被迫将砖坯活承包给他,窑厂还替他贴工钱等,他每月可挣1.7万元至2.3万元。
4、被告人供述与辩解
(9)被告人唐元洪供述与辩解:为承包窑厂砖坯活,我先后找唐某2、朱某1做路某工作,但路某不同意。我让朱某1告诉路某如果不把窑厂砖坯活承包给我,我就让窑厂干不下去。2017下半年到2018年初,史春文为从窑厂搞好处,讲窑厂少他钢构钱,李现荣和陆永堂为索要何某欠他们的钱,陆忠为要承包费,几人去堵过很多次窑厂以逼朱某1出面,我每次跟在他们后面,利用他们对路某施加压力以达到我的目的,加之陆忠做路某工作,我于2018年3月份承包了窑厂砖坯活。
(二)2017年下半年至2018年4月份,被告人史春文为非法获利,多次强行以低价从窑厂购砖,再以市场价转卖,从中赚取差价。期间,被告人史春文强行购砖约97000块,价值34974元。
上述事实,有以下证据证实:
1、书证
(1)窑厂收款单据,证实2017年11月至2018年4月期间,被告人史春文在窑厂购砖的数量和单价情况。
2、证人证言:
(2)证人李现荣证言:2017下半年至2018年初,史春文伙同唐元洪、陆忠、李现荣、陆永堂共谋并多次围堵窑厂,阻碍窑厂正常生产,公安机关出警处理。该证言与证人唐元洪、陆忠、陆永堂、朱某1、何某、唐某1、张某4、江某、陆某2、王某、唐某2证言、被害人路某陈述、被告人史春文供述相印证。
(3)证人唐某1证言:我是窑厂会计,负责出入账和开砖票。2017年11月份,我按厂里价格给史春文开砖票时,他说一分钱都不付。他打老板周某1电话,周某1说一次可以,多的话会乱。史春文就不高兴,不久就带人来堵窑厂。后史春文开砖票时,当我面给老板打电话,我接老板电话后给他开便宜砖票。他再转手将砖卖给砖贩子,赚1分至3分钱差价。
(4)证人张某4证言:我在窑厂负责统计砖数。史春文很无赖,窑厂出砖时,他看中哪堆砖就竖砖圈定,和负责发砖的潘某讲不许发给别人。他开比市场价低一两分的砖票,再按市场价卖给其他人。其证言与证人何某、陆忠证言相印证。
(5)证人江某证言:窑厂生产出砖后,史春文在砖的前后分别竖块砖,跟负责发砖的潘某讲所圈定的砖是他的了,不许发给其他人。窑厂没有次品砖。
(6)证人李某3证言:2018年,我去窑厂排队买砖时,在窑厂开小店的人(史春文)和我说他手里有砖。我有时从窑厂买砖,也有几次按行价从他手里买,他带我到窑厂装砖,我将钱直接给他。
3、被害人陈述
(7)被害人路某陈述:史春文扬言如不卖砖给他,让窑厂干不下去。他在窑厂生产出砖后,圈定下来并告诉发砖的潘某不能再发给别人。然后他找唐某1开砖票,每块砖便宜2分钱,他再加2分卖给别人。唐某1打电话请示我,我怕不同意他让窑厂干不下去,就让他占点便宜。
4、被告人供述与辩解
(8)被告人史春文供述与辩解:我是按市场价开砖票,砖票显示我购砖价格比市场价低1分至3分钱,是因为我买的是次品砖。
三、敲诈勒索犯罪事实
(一)2017年下半年至2018年7月2日,被告人陆忠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安排工人不去上班,与史春文、唐元洪、李现荣、陆永堂共同堵窑厂及言语威胁等方式向窑厂承包人路某索要钱财,被害人路某被迫向其支付6万元。
上述事实,有以下证据证实:
1、书证
(1)营业执照:证实窑厂于2013年6月21日登记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朱某1为法定代表人,经营期限为2013年6月21日至2033年6月30日。
(2)关于赵某1股份分红的决定书:证实2013年11月13日,窑厂经股东大会研究决定:赵某1持窑厂股份60万元,不参与窑厂的经营与管理,每年固定分红20万元整,经营期间的债权、债务与其无关,因公司经营不善造成停产、停工仍需付赵某1分红等事实。
(3)窑厂租赁合同附设备清单,证实2017年3月19日,被害人路某与朱某1签订承包窑厂的租赁合同,租赁期三年,租赁费每年30万元等事实。
(4)领条:证实2018年7月2日,被告人陆忠领取16万元并载明承包费。
(5)接警详情单及情况说明,证实怀远县公安局白莲坡派出所于2017年8月12日接报警称有人为向朱某1要账,到窑厂闹事;自2017年下半年至2018年6月份,派出所民警多次出警至现场,发现史春文等人以窑厂老板朱某1欠钱为由阻碍窑厂正常生产,并多次对史春文等人进行法律宣传和劝阻。
2、证人证言
(6)证人李现荣证言:2017下半年至2018年初,陆忠伙同史春文、唐元洪、李现荣、陆永堂共谋并多次围堵窑厂,阻碍窑厂正常生产,公安机关出警处理。其证言与证人史春文、唐元洪、李现荣、陆永堂、朱某1、何某、唐某1、张某4、江某、陆某2、王某、唐某2证言、被害人路某陈述、被告人陆忠供述相印证。
(7)证人朱某1证言:2013年,我和何某、陆忠共同设立窑厂,共同约定:陆忠占10%股份,不承担任何债务。2017年,经陆忠介绍,我与路某签订承包合同,将窑厂承包给路某,承包期三年,承包费每年30万元。签订合同时,陆忠未提及承包费事宜。2017年下半年,路某多次打电话给我说陆忠带史春文、李现荣、陆永堂、唐元洪以窑厂欠钱为由堵窑厂,逼我去处理。他们到窑厂闹事十多次,窑厂被堵的快干不下去时,我和路某找赵某2出面调解。陆忠当时提出要十几万,按其10%股份,他只该得3万元承包费,所以我不同意。但路某已经投了很多钱在窑厂,如窑厂干不下去,他损失很大,他很急老是找我,我被迫给陆忠5万元。但陆忠仍不同意,提出让路某每年再给他3万元,路某为继续正常生产,只能同意每年再给陆忠3万元。
(8)证人赵某2证言:何某和朱某1投资建窑厂,陆忠持10%股份。朱某1和何某与陆忠约定,无论窑厂盈亏,每年给陆忠20万元。后何某将窑厂股份和370万债务转让给朱某1,两人没让陆忠承担债务。2017年,陆忠介绍路某承包窑厂。2017下半年,窑厂走上正轨后,陆忠提出要20万承包费并说不把他的事情(承包费)处理好,窑厂就不能正常生产。朱某1与路某找我和陆某1调解,陆忠坚持要约定的20万元,朱某1提出按其10%股份给其3万元,陆忠不同意。后陆忠提出要10万元,且态度强硬,如不满足他的条件,窑厂就不能正常生产,我做朱某1工作,让他付5万元给陆忠。但陆忠仍不同意,路某为能正常生产经营,只能向陆忠妥协,再支付陆忠3万元。朱某1和路某共支付8万元,陆忠才同意,他们不是自愿出钱的。其证言与证人陆某1证言相印证。
(9)证人赵某1证言:2013年,陆忠、何某、朱某1共同建窑厂,陆忠占10%股份,我和陆忠离婚时协议该股份归我所有。我和朱某1、何某约定我不参与经营窑厂,每年分红20万。我口头委托陆忠去窑厂要承包费,后经中间人调解,朱某1每年给8万元,陆忠领的钱。
(10)证人张某4证言:2017下半年的一天,不知道陆忠为什么通知工人不要干活,致窑厂停工一天。他还扣过窑厂铲车钥匙,有时不让砖坯进窑,前后有七八天,窑厂几次几近停火。其证言与证人江某证言相印证。
(11)证人唐元洪证言:我听陆忠讲他让路某为他扣5万元承包费,路某没同意。路某是经陆忠(帮忙)承包窑厂,现在不买陆忠帐,陆忠对路某很不满。所以,陆忠以通过微信让工人不要上班、和史春文等人堵窑厂的方式要承包费。后朱某1、路某找赵某2协调,陆忠拿到了钱。
3、被害人陈述
(12)被害人路某陈述:陆忠前妻占窑厂10%股份。2017年3月,经陆忠介绍,我承包窑。为感谢陆忠,我让他管理窑厂,每月支付他4000元。2017年的一天,陆忠对我说承包费30万元不要给朱某1,要求给他,不然朱某1给不了他多少钱。我不同意,陆忠生气了。后他问我要20万元承包费并说讲朱某1不给他他就问我要。第二天早上,陆忠以窑厂领导的身份在微信群通知工人不要上班。我报警,但他不听警察的劝阻。后来,他又停窑厂,还威胁我讲:“你至少给我5万块钱,不然我看你窑厂干吧”。陆忠还鼓动史春文一起堵窑厂,2017年下半年,史春文借窑厂欠钢构钱的理由带李现荣、陆永堂等人以要账名义到窑厂阻碍窑厂生产。因陆忠和史春文堵窑厂,致窑厂停工2个月左右。警察多次出警。后我找朱某1出面解决问题,朱某1说按照合同陆忠应得3万,陆忠不同意,但他以堵窑厂威胁,朱某1同意每年给他5万,他仍不同意,中间人又让我每年在30万元承包费之外再给他3万元,他才同意不堵窑厂。我和朱某1共给他16万元,其中6万元是我被迫支付他两年的承包费,朱某1支付10万元。
4、被告人供述与辩解
(13)被告人陆忠供述与辩解:窑厂有我10%股份,经我介绍,路某承包朱某1窑厂,他雇我在窑厂负责管理工作。签合同时,我对路某说窑厂有我10%股份,到年底(支付朱某1的承包费中)剩5万元时告诉我,我和朱某1算账。2017年底,路某说钱被朱某1拿走。我生气我帮路某很多忙,他把我甩掉,要给他点颜色看看,为要承包费,我找史春文、李现荣、陆永堂去堵窑厂,他们是想借助路某让朱某1出面,他们堵好几次,警察多次出警。我为要承包费,私自不让工人上班半天时间。后朱某1和路某找陆某1劝我能否少些,我对陆某1说10万元。后赵某2又找我,经他协调朱某1给我5万元,路某给3万元,每年共给我8万元。
(二)2018年6月份,被告人史春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阻挠窑厂正常生产为要挟,强行向窑厂承包人路某索要钱财,被害人路某为能正常生产,被迫向被告人史春文转账1万元。
上述事实,有以下证据证实:
1、书证
(1)被告人史春文与被害人路某微信聊天记录截图、中国工行银行转款凭证及借条,证实2018年6月18日至19日,被告人史春文通过微信催促被害人路某汇款;6月19日,由唐某1向被告人史春文工商银行账号转账1万元;被告人史春文书写借条:领到窑厂路某人民币1万元,路某下月再给1万元,确保公司正常生产等事实。
2、证人证言
(2)证人李现荣证言:2017下半年至2018年初,史春文伙同唐元洪、陆忠、李现荣、陆永堂共谋并多次围堵窑厂,阻碍窑厂正常生产,公安机关出警处理;2018年6月,史春文伙同唐元洪、李现荣、陆永堂共谋并多次围堵窑厂,阻碍窑厂正常生产,公安机关出警处理。其证言与证人朱某1、何某、唐某1、张某4、江某、陆某2、王某、唐某2、唐某3、周某1、潘某、顾某、朱某3、史某证言、被害人路某陈述、被告人史春文供述相印证。
(3)证人陆忠证言:史春文的目的是想从窑厂搞钱,他以各种名义(向路某)要钱。我听路某讲给史春文1万元只能管一个月,史春文要求每个月都给他1万元。
(4)证人唐某2:我听讲史春文等人经常去窑厂捣蛋,还听路某讲史春文从他那敲不少次钱,最后一次是1万元。
(5)证人唐某1证言:2018年6月19日,老板路某让我给史春文转账1万元,说是给史春文的保护费,否则史春文阻碍窑厂正常生产。我通过工商银行转账给史春文,并在汇款单注明“确保窑厂正常生产的费用”。
3、被害人陈述
(6)被害人路某陈述:如果我不满足史春文的条件,他就以要钢构钱为由,带着陆永堂、李现荣等人堵窑厂,不让我生产。他只要到窑厂来,我就知道他又想好处了。后来,他提出要钱,我在2018年6月19日安排会计给他转账1万元,他答应不再堵,还保证别人不再堵窑厂。
4、被告人供述与辩解
(7)被告人史春文供述与辩解:2018年6月19日,我收到窑厂欠的1万元钢构钱,还没给张毛蛋。当庭辩称路某主动借给我1万元。
上述事实,有以下证据证实:
1、户籍证明,证实五被告人出生日期、住址等身份情况。
2、到案经过,证实五被告人到案情况。
3、前科证明,证实被告人唐元洪于2014年因犯开设赌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
4、现场方位图,证实涉案现场地理位置情况。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史春文强拿硬要他人财物,多次恐吓他人,严重影响他人的工作、生产,经公安机关出警制止后,继续实施寻衅滋事犯罪,情节严重;以低于市场价强买他人商品;敲诈勒索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分别构成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被告人唐元洪多次恐吓他人,严重影响他人的工作、生产,经公安机关出警制止后,继续实施寻衅滋事犯罪,情节严重;强迫他人接受服务,其行为分别构成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被告人陆忠多次恐吓他人,严重影响他人的工作、生产,经公安机关出警制止后,继续实施寻衅滋事犯罪,情节严重;敲诈勒索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分别构成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被告人李现荣、陆永堂多次恐吓他人,严重影响他人的工作、生产,经公安机关出警制止后,继续实施寻衅滋事犯罪,情节严重,其行为均构成寻衅滋事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主要事实、罪名成立。
被告人史春文、唐元洪、陆忠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李现荣、陆永堂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归案后如实供述了主要犯罪事实,系坦白,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可对两被告人从轻处罚,两辩护人提出的与之相同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唐元洪归案后如实供述了其犯寻衅滋事罪的主要犯罪事实,在该罪范围内成立坦白情节,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但其在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之罪的,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综上,对被告人史春文的行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六条第一项、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二、三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九条第一、三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五项、第四条第一项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敲诈勒索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之规定,予以判处;对被告人唐元洪的行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六条第二项、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五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九条第一、三款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五项之规定,予以判处;对被告人陆忠的行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九条第一、三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五项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敲诈勒索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之规定,予以判处;对被告人李现荣、陆永堂的行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五项之规定,予以判处,案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人史春文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罚金二万元;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六年,罚金三万元。二、被告人唐元洪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十一个月,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合并执行有期徒刑五年,罚金三万元。三、被告人陆忠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二个月,罚金四万元,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四年,罚金四万元。四、被告人李现荣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五、被告人陆永堂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
宣判后,怀远县人民检察院抗诉提出:关于寻衅滋事犯罪,本案各被告人在李现荣家等处进行了犯罪预谋,对围堵窑厂达成一致,并共同着手实施;围堵窑厂时,各被告人均积极参与,并非临时起意的单纯性、偶发性犯罪,符合犯罪集团关于人员较为规定,具有一定组织性及稳定性,并实施了三起以上犯罪活动的要求,属于恶势力犯罪集团。被告人史春文在犯罪集团中起到了首要分子的作用,应当按照犯罪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一审判决未能依法认定其系首要分子,未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对其处罚亦明显不当。
蚌埠市人民检察院支持怀远县人民检察院的抗诉意见。
上诉人史春文上诉提出:1、其没有伙同他人多次围堵窑厂。2、其盖房用砖是征得路某的同意后才陆续将砖运出,一审认定路某不知情与事实不符。3、关于强迫交易罪,其没有强迫路某将砖低价买给其。4、路某于2018年6月4日报警,6月19日又将钱借给其,于情不合。5、其与唐元洪等人不够成共同犯罪。
其辩护人提出:1、史春文没有采取暴力、威胁的方式买砖,史春文不构成强迫交易罪。2、史春文没有敲诈勒索的主观故意和客观行为,从短信内容看,没有威胁的语言,没有对被害人形成心理强制,不构成敲诈勒索罪。3、几个被告人否认预谋,堵窑厂也是事出有因,史春文不符合首要分子的构成要件。
上诉人唐元洪上诉提出:其虽然实施了寻衅滋事行为,但并未实施强迫交易行为。
其辩护人提出:唐元洪以杨圩窑厂租用唐元洪家的土地为由,与路某协商让路某将砖坯活承包给唐元洪,唐元洪没有采取暴力、威胁等手段,认定唐元洪构成强迫交易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上诉人陆忠上诉提出:其系窑厂股东之一,朱某1将窑厂承包给路某经营,每年收取承包费30万元,但朱某1拒不支付原先股东会决议窑厂每年应向赵某1(其前妻)分红的20万元,为此,其向朱某1催要20万元分红款,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地。其次,经过调解,除朱某1给其5万元外,路某每年给其3万元,客观上,其没有实施敲诈勒索的行为,故其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
其辩护人提出:陆忠索要的是承包费,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的故意,客观上也没有实施具体的敲诈行为,陆忠不构成敲诈勒索罪。
经审理查明,二审查明的事实、证据与一审一致。
本案证据均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认证,客观真实,一审已作为定案依据,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针对抗诉机关的抗诉意见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本院根据查明的事实、证据,综合评判如下:
(一)关于本案是否属于犯罪集团。经查,本案中,从上诉人史春文、陆忠、唐元洪、原审被告人李现荣、陆永堂实施寻衅滋事犯罪来看,虽然五被告人曾进行预谋,对围堵窑厂达成一致,但五被告人之间无明显的分工和组织,也没有指挥他人实施犯罪的首要分子,每个被告人在实现自己目的后便随时可能离开,无严密的组织性和稳固性;且从实施犯罪的手段来看,主要采取滋扰的方式实施,虽每次均已构成违法行为,但尚达不到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依法不予认定为恶势力犯罪集团。故检察机关的抗诉不予采信。
(二)关于上诉人史春文是否伙同他人多次围堵窑厂。经查,上诉人史春文伙同他人多次围堵窑厂的事实,不仅有被害人路某的陈述,多名证人证言的印证,以及同案犯的陆忠、唐元洪、李现荣、陆永堂供述,上诉人史春文亦曾有多次供述。故上诉人史春文伙同他人多次围堵窑厂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三)关于上诉人史春文是否构成强迫交易、敲诈勒索罪、上诉人唐元洪是否构成强迫交易罪、上诉人陆忠是否构成敲诈勒索罪罪。经查,上诉人史春文、唐元洪、陆忠为达到谋取不法利益,史春文单独或伙同唐元洪、陆忠等人多次围堵窑厂,对窑厂进行滋扰、纠缠、哄闹、聚众造势,足以影响到窑厂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迫使被害人满足史春文、唐元洪、陆忠各种无理要求。故上诉人史春文分别构成强迫交易罪和敲诈勒索罪、唐元洪构成强迫交易罪、陆忠构成敲诈勒索罪。
(四)关于上诉人史春文是否构成共同犯罪。经查,上诉人史春文伙同唐元洪等人经预谋后多次共同围堵窑厂,其行为已属共同犯罪。
综上,各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不予采信。
本院认为:上诉人史春文多次强拿硬要他人财物,恐吓他人,阻碍运砖车通行等行为,严重影响他人生产和经营,经公安机关出警制止后,继续实施寻衅滋事犯罪,情节严重;以低于市场价强买他人商品;敲诈勒索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分别构成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上诉人唐元洪多次恐吓他人,阻碍运砖车通行,严重影响他人生产和经营,经公安机关出警制止后,继续实施寻衅滋事犯罪,情节严重;强迫他人接受服务,其行为分别构成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上诉人陆忠多次恐吓他人,严重影响他人的生产和工作,经公安机关出警制止后,继续实施寻衅滋事犯罪,情节严重;敲诈勒索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分别构成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原审被告人李现荣、陆永堂多次恐吓他人,阻碍运砖车通行,严重影响他人的生产和经营,经公安机关出警制止后,继续实施寻衅滋事犯罪,情节严重,其行为均构成寻衅滋事罪。上诉人史春文、唐元洪、陆忠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原审被告人李现荣、陆永堂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归案后如实供述了主要犯罪事实,系坦白,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可对两被告人从轻处罚。原审被告人唐元洪归案后如实供述了其犯寻衅滋事罪的主要犯罪事实,在该罪范围内成立坦白情节,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但其在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之罪的,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检察机关的抗诉意见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不予采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抗诉和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刘 青
审判员 秦 玉
审判员 任秀莲
二〇一九年五月二十一日
法官助理胡玉巧
书记员陆敏婕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