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百舜律师事务所欢迎您的来访! 咨询热线:0552-8011289/13399524299

蚌埠市金铸工贸有限公司、蚌埠市怀远县生态环境分局行政处罚二审行政判决书

发表时间:2020/11/27 14:38:43   浏览:

安徽省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20)皖03行终69号
上诉人(一审原告)蚌埠市金铸工贸有限公司,住所地安徽省怀远县榴城镇商贸加工区,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403217950676460。
法定代表人王同飞(曾用名陶金柱),公司投资人。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蚌埠市怀远县生态环境分局,住所地安徽省怀远县榴城镇榴城路**。
法定代表人葛树学,局长。
出庭负责人潘复生,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吴玉松,安徽百舜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蚌埠市金铸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金铸工贸公司)因与蚌埠市怀远县生态环境分局(以下简称县生态环境分局)行政处罚决定一案,不服安徽省怀远县人民法院(2020)皖0321行初11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金铸工贸公司,被上诉人县生态环境分局负责人潘复生、委托代理人吴玉松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金铸工贸公司是一家经营门窗、电子产品、机械、水泥制品等制造、销售的自然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2019年1月23日晚,经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同飞同意,接受水庆义的一批物质存放于金铸工贸公司。王同飞发现该批物质不是水庆义所称的“废纸”,多次联系货主水庆义将该批物质拉走未果,王同飞遂报警,并拨打12345市长热线要求处理,致案件转到县生态环境分局进行处理。县生态环境分局于2019年2月28日开始调查,核实确认该批物质共169捆,计34.51吨。被告责令原告做好“防渗漏、防扬散、防流失”工作,在被告监督下,原告于2019年3月13日对该批废物进行了“三防”处理。2019年3月,被告委托生态环境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对该突发事件开展固体废物应急处置技术方案编制工作。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对本次事件涉及的物质属性判定为固体废物,该批固体废物可进行焚烧处置。2019年6月12日该批固体废物运至蚌埠市××荆山镇光大生物能源(怀远)有限公司焚烧。2019年6月25日,被告向原告送达怀环罚告字[2019]20号蚌埠市怀远县生态环境分局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原告于2019年6月28日申请听证,被告于2019年7月5日举行了听证会。2019年7月8日,被告作出怀环罚字[2019]26号行政处罚决定,决定对金铸工贸公司罚款贰万元。2019年7月12日,被告到原告处送达行政处罚决定,因公司无人接收,遂将该行政处罚决定书张贴于大门旁。2019年9月底,金铸工贸公司法人王同飞到被告处领取了该行政处罚决定书。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行政处罚决定书是何时送达原告的,原告起诉是否超过诉讼时效;被告是否为该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作出该行政处罚认定的事实是否清楚,证据是否确实处分,程序是否合法。
一、关于行政处罚决定书何时送达原告、原告起诉是否超过诉讼时效。
被告于2019年7月8日作出怀环罚字[2019]26号行政处罚决定,于2019年7月12日到原告处进行送达,而被告提供的证据是送达时被告公司大门闭锁、无人接收,被告遂将该行政处罚决定书张贴在公司外墙上,并拍照留存,视为送达。被告的送达方式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关于送达的规定情形,故该送达未果。本案中被告自述,其是在2019年9月底知道被处罚后,到被告处领取了该行政处罚决定书,应视为原告至2019年9月才知道被告对原告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自2019年9月至原告起诉状落款日2020年1月21日,没有超过六个月。因此,对被告辩称原告的起诉超过诉讼时效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二、关于该行政处罚的行政行为相对人是否应为原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收集、贮存、运输、利用、处置固体废物的单位和个人,必须采取防扬散、防流失、防渗漏或者其他防止污染环境的措施;不得擅自倾倒、堆放、丢弃、遗撒固体废物。”根据上述条款的规定,处罚的不限于货物所有人,对贮存固体废物的单位和个人,没有采取“三防”措施的,也应受到相应行政处罚。此案所涉固体废物是经原告法定代表人王同飞同意存放的,且从存放之日2019年1月23日(原告诉状自认)至2019年3月12日没有采取“三防”措施,原告贮存涉案固体废物是有过错的,故被告依据法律规定对其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其应是该行政处罚行政行为的相对人。对原告主张自己不是货物所有人并积极配合采取措施不应受到处罚的意见,本院不予支持。
三、关于该行政处罚决定认定的事实是否清楚,证据是否确实充分,程序是否合法。
被告县生态环境分局受理该环保案件后,依法进行了调查取证,有调查询问笔录、现场检查(勘察)记录、现场照片等证据为凭。被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相关规定,于2019年7月8日作出的怀环罚字[2019]26号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量罚适当。被告在送达行政处罚决定书时程序存在轻微违法,但对原告权利没有产生实际影响。
综上所述,被告作出的该行政处罚决定,虽存在文书送达程序轻微违法,但对原告权利没有产生实际影响,故对原告要求撤销被告作出的怀环罚字[2019]26号行政处罚决定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第七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确认被告蚌埠市怀远县环境生态分局作出的怀环罚字[2019]26号行政处罚决定送达程序违法;
二、驳回原告蚌埠市金铸工贸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宣判后,金铸工贸公司不服,提起上诉称:1.处罚涉及固体废物所有人系水庆义,并非金铸工贸公司,固体废物系水庆义贮存于金铸工贸公司,保管义务和防护责任都应由水庆义承担,被处罚人应当是水庆义;2.金铸工贸公司遵纪守法,在发现水庆义所贮存货物实际为固体废物后就立刻要求其搬走,在其拒绝后,金铸工贸公司就及时向公安、环保部门报告了此事,并按照相关部门的要求对固体废物及时进行了三防处理;3.处罚涉及的固体废物系一般工业固废,对环境影响不大,且是处于捆扎状态,贮存场地是经过硬化的工业用地,不会出现扬散、流失、渗漏,环保部门应当按照是否实际造成污染而酌情处理,不应对金铸工贸公司进行罚款。
县生态环境分局答辩称:1.被上诉人作出的怀环罚字[2019]26号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2.被上诉人作出的怀环罚字[2019]26号行政处罚决定虽然在送达程序存在轻微违法,但是对上诉人权利义务没有产生实际影响,一审法院判决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金铸工贸公司向一审法院提交证据如下:
1、营业执照、身份证复印件一组,证明原告主体资格和法人信息;
2、怀环罚字[2019]26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复印件,证明2019年9月底原告从被告处拿到复印件。
县生态环境分局在法定期限内向一审法院提交证据如下:1、行政处罚决定书,证明行政处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
2、2019年2月28日15时37分现场勘查笔录一份,证明在原告的公司范围内存放大约140-160包沾有废机油废油墨、重量约60吨的垃圾,且现场负责人王同飞(陶金柱)告知联系不到存放人;
3、2019年2月28日调查询问王同飞(陶金柱)笔录一份;证明其公司院内的大量垃圾是他人租赁存放的,是其亲自将厂区钥匙交给存放人,自己从垃圾的特征判断是“从事汽车拆解方面的垃圾,”并且对现场勘查的情况反映垃圾中含有废机油桶和部分油墨桶是认可的,并提供了卸货司机胡克义的电话号码;
4、2019年2月28日在原告的厂内拍照照片7张,证明原告厂内贮存的垃圾没有进行三防措施;
5、2019年3月1日对叉车司机胡克义的调查笔录和胡克义的驾驶证,证明其于2019年6月26日晚上卸了一车大约30吨左右的货物;
6、2019年3月9日现场勘查笔录、照片一组14张和称重统计单一份,证明对原告厂区内固体废物的数量、属性进行初步勘查,该批废物上含有含油污染物和少量油墨桶的废物,并在怀远县榴城镇工作人员的监督下对原告固体废物现场169捆废物称重,累计为34.51吨;
7、2019年3月13日现场勘查笔录和现场照片一组11张,证明目的一:在怀远县榴城证工作人员的安排下将该批废物进行三防处理(防扬散、防流失、防渗漏);证明目的二:原告厂区内所贮存的固体废物没有做三防措施是处罚原告的依据;证明目的三:减轻处罚原告的理由;
8、2019年6月12日现场勘查笔录和照片四张,证明被告根据生态环境部南京环保科技研究院出具的固体废物应急处置方案要求,将该批货物转移至怀远县光大公司进行焚烧处置;
9、生态环境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院出具的《怀远县榴城镇固体废物应急处置技术方案》,证明经鉴定该批固体废物的属性是一般工业固废及处置方案;
10、原告的营业执照和法定代表人身份证复印件,证明原告不具有贮存固体废物的资质;
11、情况报告、2019年第38号函和一般废物处置意见通知书、整改清单,证明被告处罚的事实依据;
12、立案审批表和结案报告,证明本案的案由和立案时间、结案时间,证明被告具体行政行为的程序合法;
13、送达回执一组四份和照片一张,证明行政处罚程序合法,同时证明原告的起诉超过诉讼时效;
14、处罚听证告知书一份、听证申请书一份、听证通知书一份、听证笔录一份、催告通知书一份,证明行政处罚程序合法。
以上证据均已随卷移送本院。经审查,各方当事人对所举证据的质辩理由同一审,一审判决对相关证据分析认定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对一审判决认定的案件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行政机关在履行查处违法行为职责时,应当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正确适用法律、法规,对相对人作出与其违法事实相适应的处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第六十八条第一款第(七)项的规定,对“未采取相应防范措施”的环境违法行为进行处罚时,该违法行为应当同时具有“造成工业固体废物扬散、流失、渗漏或者造成其他环境污染的”情形。本案中,被上诉人县生态环境分局作出的涉案处罚决定认定上诉人金铸工贸公司的环境违法事实系擅自接收固体废物并未采取有效“防渗漏、防扬撒、防流失”措施,但未认定金铸工贸公司的违法行为造成工业固体废物扬散、流失、渗漏或者造成其他环境污染,故被上诉人县生态环境分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第六十八条第一款第(七)项作出涉案处罚决定属于适用法律错误,应当予以撤销。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二)项、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安徽省怀远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20)皖0321行初11号行政判决;
二、撤销蚌埠市怀远县生态环境分局作出的怀环罚字[2019]26行政处罚决定。
一审案件受理费5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均由被上诉人蚌埠市怀远县生态环境分局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顾 倩
审判员 姚利华
审判员 汝元琼
二〇二〇年八月二十七日